武神天下,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中国电影发展故事

一、序言:相关学术前沿与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中日两国关于垂钓岛边境主权归属认知的争议已成为影响中日联系改进的一个妨碍和东亚区域安全潜在的热点问题。

虽然现在中日两边均未派人登岛,但在垂钓岛列岛①领海,两国海上法令部分的船舶已构成互相坚持局势。日方责备中方船舶“侵犯”其领海,必定会引起日本民众对我国的负面心情和日本政府对我国战略定位的改动。但从中方看,日本公事船不听劝止侵犯我国垂钓岛领海,日本文部科学省从2016年度起要求日本高中教科书有必要把垂钓岛(日本称“尖阁诸岛”)记载为日本的“固有边境”,这些不只直接影响其时中日联系的改进,并且会对两国联系带来久远负面影响。2016年4月,日本外务省网站又发布了一批史料图片,但显着避开很多对日本晦气的史料,而首要展现了1895年日本殖民控制台湾之后的内容。这些史料在佐证垂钓岛归属问题上,不管从世界法仍是从史学视点看均缺乏为凭。为妥善处理垂钓岛问题,促进中日联系走上健康开展轨迹,实有必要对垂钓岛边境主权归属问题做更深化的研讨,弄清对错,拨乱反正,以正视听。

关于垂钓岛是我国固有边境的中方文献根据,笔者在1996年的《论垂钓岛的主权归属问题》②等论文中早有论及,本文不再赘述。以往研讨已发现,1885年日本政府隐秘责令冲绳县查询垂钓岛的定论是:这些岛屿挨近我国,与1719年我国青鸟使徐葆光在《中山传信录》中记载的垂钓屿、黄尾屿、赤尾屿属同一岛屿,早已为我国明、清两代封爵使所熟知,并作为帆海之用,日本要占有这些岛屿须与我国清朝政府商洽,但机遇尚不老练,只好另择机而为。其根据之一是1885年10月21日时任日本外务卿井上馨致内务卿山县有朋的密信(见图1)。

图1 井上馨外务卿致山县有朋内务卿的密信

井上馨致山县有朋的这封密信称:“该等岛屿亦挨近清国国境。与从前完结踏查之大东岛比较,发现其面积较小,特别螺旋藻是清国亦附有岛名,且近日清国报章等,刊载我政府拟占有台湾邻近清国所属岛屿等之风闻,对我国抱有猜忌,且屡促清政府之留意。此时若有揭露树立国标等举动,必遭清国疑忌,故其时宜仅限于实地查询及具体陈述其港湾形状、有无可待日后开发之土地物资等,而建国标及着手开发等,可待他日见机而作。”①

那么,在日本1885年隐秘查询垂钓岛之前,日本官方文献或地图是否已明晰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而不归于琉球群岛呢?假如确有这方面的根据,其初始来历和根据是什么?从世界法视点看,这触及的重要问题是,在1894年甲午战役迸发前的“要害日期”(critical date,日语翻译为“决议的期日”),垂钓岛列岛终究归于谁?这是迄今相关研讨没有触及而又非常重要的要害问题之一。

我国政法大学教授周忠海以为,“要害日期”是指“争议边境在某一特定时刻的权属情况,可扫除在这一特定时刻之前、之后其他任何事态的影响,直接地一起也是终究地决议该边境现在的归属,俗人仙境篇这一特定时刻便构成了世界法含义上的‘要害日期’”。②周忠海还引述了世界法学家杰拉德菲茨莫里斯(Gerraed Fitzmaurice)的观念,指出在处理边境争议时,“要害日期”比前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更具有决议性含义。这是由于,争议边境“在被供以为‘要害日期’的时分是什么方位,现在就依然处于什么方位。……假如他们之间的一方那时就具有了边境主权,他现在依然具有,或被以为具有……在这一天,时刻被以为是中止了,这今后发作的任何工作都不改动那时存在的情况。”③

由此可见,从世界法的视点衡量,在垂钓岛主权归属问题上,除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了有能够证明其前史性主权的前史文献以外,供认发作争议的“要害日期”以及其时垂钓岛的主权归属情况就显得更为重要。周忠海指出:日本政府经过“先占”的提法,否定垂钓岛在1895年之前就处于我国主权之下的现实,然后迫使中方有必要证明垂钓岛列岛在甲午战役前的这一切其时点仍归于我国,而不能仅仅证明该岛在我国明朝时的权属,能够说,“这是日本政府全盘战略中最为诡诈的一点”。①

周忠海教授从世界法的视点提出了这一有待继续研讨的课题,对笔者启示甚大。它要求对有关垂钓岛主权归属的考证有必要环绕到中日甲午战役这一“要害日期”之前的史料做更深化的研讨和取证,使之构成一系列根据链中的要害一环,这可谓其时有关垂钓岛问题研讨的赋有挑战性的学术前沿问题,关于中日两国妥善处理垂钓岛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含义。

除了证明我国对垂钓岛列岛的“前史性主权”以外,假如能进一步发现日本官方在“要害日期”之前的直接与垂钓岛相关的史料根据,日本政府所谓1895年之前垂钓岛是“无主地”的说法将不攻自破。而要答复这一具有较大挑战性的学术前沿问题,就需求收集和查验相关根据,并从世界法的视点加以剖析。拙文即针对这一核心问题,要点发表1894年甲午战役前日本官方、英国水兵的文献和地图以及相关我国史料,并从世界法的视角就此做学术探讨,恭请各方点拨。

二、甲午战役前20年日本官方地图已标示垂钓岛归于我国

据笔者查验,1874年日本明治政府初次派兵侵犯台湾前后,在日本官方、民间制作的日本地图或琉球地图内,不包含垂钓岛及其从属岛屿(简称“垂钓岛列岛”)。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能完全证明这一时期日本官方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由于日本政府迄今仍矢口不移,在1895年1月日本占有“尖阁诸岛”(垂钓岛列岛)之前,该等岛屿是所谓“无主地”。假如要证明日本政府的这一说法是完全过错的,就需进一步出示日本官方在1895年之前从前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的文献和地图。以下是笔者在这方面的重要发现,供读者参阅。

(一)1875年日本水兵省制作、外务省供认的《清国滨海诸省》五颜六色地图,把垂钓岛列岛标示为台湾东北从属岛屿

该图是1875年由“日本水兵省水路寮”①(后改称水路局、水路部,是日本海上保安厅海洋情报部的前身)参照英国文献和我国地图手绘的精密五颜六色地图,并经日本外务省细心供认和公示过,代表了其时日本官方的正式态度及最高绘图水平。日本水兵省相关组织在1923年东京大地震中被毁,许多材料文献失传,而该图绘好后即被日本外务省入库,故能保存至今。该图现藏于日本国立公函书馆(收藏号:292-0116),原件高113.5cm、宽86.4cm,呈长方形,按大约二百五十万分之一的份额缩小,东西跨度为东经128至11230′邻近,南北为北纬2130′至4130′邻近,该封皮上的标题为《大清互易商货十五口图》(见图2),封皮内是外务省官员河野雪巌书写的清朝政府答应互易商货的15个港口的称号(见图3)。

图2 1875年《大清互易商货十五口图》封皮

图3 1875年《大清互易商货十五口图》内容

这幅《清国滨海诸省》图是由日本水兵省水路寮首任担任人,被称为“日本海路测绘之父”和“日本海洋丈量榜首人”的柳楢悦大佐带领部下完结的。编纂绘图人是日本水兵省水路寮的大俊美胜和石川洋之助。该图于1874年日本初次派兵侵犯台湾后制作,1875年12月由外务省校正供认后终究完结。该图最值得留意的部分是,它明晰地把垂钓屿、黄尾屿、赤尾屿归为台湾东北诸岛,按我国的原有岛名标示在我国滨海诸省的地图之内(见图4)。②

图4 1875年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清国滨海诸省》全图

这幅《清国滨海诸省》图为手绘,适当详尽。图中台湾岛中心的边界,标明其时台湾岛内“生番”与“熟番”的寓居地界限。值得留意的是,该图并未运用日本后来篡改的岛名“鱼钓岛”“久场岛”“久米赤岛”,也未运用所谓“尖阁诸岛”的总称(这一总称是日本殖民控制台湾后于1900年发作的),而运用了我国的岛名垂钓屿、黄尾屿、赤尾屿。为使读者对地图上有这些岛屿的部分看得更清楚,本文附有该图的部分扩大图(见图5)。

图5 1875年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清国滨海诸省》部分图

由于该图制作的是我国滨海边境,故不包含朝鲜半岛东部,触及琉球国(现日本冲绳县)的边境,也仅仅在图的右下角稍微往上一点的当地标出了冲绳本岛和八重山群岛。有研讨者质疑,已然该图也画有八重山群岛,而日方以为垂钓岛是八重山石垣岛所辖芜湖人才网,所以即便该图中画有垂钓岛,也未必能证明日本政府其时已以为垂钓岛归于我国。这是一个颇有挑战性的问题,笔者的发现恰恰答复了这个要害问题。

首要,该图在挨近八重山群岛的上方注明晰这些琉球的岛屿是“先岛诸岛”,并与垂钓岛列岛相差异,以示垂钓岛不在琉球的“先岛诸岛”规模之内。对此,或许会有人质疑,由于地图上没有写明哪些岛屿是我国的,哪些是日本或琉球的。关于这一点,笔者也现已过日本官方文献记载做过进一步供认,成果能够供认,早在1879年日本完全吞并琉球并改称冲绳县之前,日本官方现已明晰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台湾东北诸岛,而非琉球属岛。这一点直到1894年中日甲午战役迸发的“要害日期”前后都没有改动。

相关根据之一:1891年6月,日本水兵制作的这幅《清国滨海诸省》图再次经其时统辖日本地图制作和刊行的日本陆军省丈量局供认无误,检阅人是日本陆军编修书记下村修介,文字编辑是日本陆军丈量人松本安四郎。①这阐明该图已得到日本水兵省、外务省和陆军省的共同供认,代表了其时日本政府的共同。

相关根据之二:日本水兵省1892年出书的《支那海水路志》在岛表《台湾岛及台湾东北诸岛》中,依然明晰记载着“ラレー岩、Raleigh rock”,即赤尾屿,地处北纬2555′、东经12433′;“ホピンス岛、Hoa-pin-su island”,即垂钓岛,地处北纬2547′、东经12328′②(见图6),其地舆经纬度的方位,与赤尾屿、垂钓岛的所在方位相吻合。

图6 1892年日本水兵省水路部编纂《支那海水路志》岛表

这些岛名呈现不同记载的原因之一,是1845年英国水兵文献给赤尾屿取名“Raleigh rock”,日本水兵翻译时便根据发音而标示了片假名“ラ レー岩”;英国水兵文献把我国闽南话花瓶屿“Hoa-pin-su”或“Hoa-pin-san”的发音误用在垂钓岛上,日本水兵便根据我国人的音译而写为“平和山”或根据发音直接标示日语片假名“ホピンス岛”。

1892年日本官方文献对垂钓岛列岛归于台湾东北诸岛的记载,与1875年《清国滨海诸省》图的记载能够彼此佐证,足以证明在甲午战役前,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便已得到日本官方的供认。故此,这今后日方篡改垂钓岛列岛的岛名当属不合法无效,这就好像即便改换了他人孩子的名字,也无法改动其DNA相同。笔者的研讨也恰似经过现实根据来供认垂钓岛列岛归属的DNA。

已然日本水兵省、外务省于1875年即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台湾东北诸岛,时任日本内务卿山县有朋缘何还要在1885年隐秘要求冲绳县进行实地查询并占有垂钓岛呢?他是不知实情仍是知法犯法呢?以下前史档案或许能够供应答案。

1885年10月9日,山县有朋在给太政大臣的“太政官上申案”中称:“关于该等岛屿,虽似被指出系与《中山传信录》所载岛屿为同一岛屿,但只提及指明航向,且无任何清国所属痕迹,且日本离别的车站与清国各自岛名不同,又系挨近冲绳县所辖宫古岛和八重山岛等的无人岛,故冲绳县实地勘测后即可树立国标不妨。”(见图7)

图7 1885年山县有朋呈太政大臣的“太政官上申案”

上述山县有朋的“太政官上申案”证明:首要,其时日方称垂钓岛是“无人岛”,尚无所谓“无主地”的知道;其异能之豪门私生女次,山县有朋着重,只要在中日两国各有岛名的无人岛上没有我国控制的痕迹,就可在实地勘测后树立日本国标,将岛屿占为己有;终究,由于山县有朋是日本陆军的创始人,并在卸职辅弼后于1894年担任日本陆军榜首军司令官,率军侵犯我国辽东区域,因而即便他明知垂钓岛归于我国,也会密令冲绳县占有。

不过,冲绳县接到山县有朋的密令进行实地查询后,时任冲绳县令西村捨三上报称:“关于在该岛建造国标事宜,如前呈文所报,未必与清国完全无关,假如发作胶葛怎样处置好,请速予指示。”①所以,其时深悉日本还不具有与我国正面抵触实力的山县有朋才不得不暂时作罢,而着力为针对我国的甲午战役做准备。

(二)1875年日本水兵省制作《清国滨海诸省》图的首要根据是当年英国水兵的记载和我国滨海图,以及我国1863年的《大清一统舆图》等中英两国文献

在1875年《清国滨海诸省》图的左上角,附有制作这幅彩图的重要性、必要性,以及绘图根据等相关重要阐明。其作者正是时任日本水兵大佐,后晋升为日本水兵少将、任贵族院议员的柳楢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悦。柳楢悦用汉字撰写的该图阐明相似一部书的序,首要内容如下:

“涉海必要海图,跋陆必需地图。有之则成,无之则已。图之用又大矣。本邦与清国仅隔一海水耳。言商言兵又结情谊。自先审其土地山川之局势,始而本邦历来虽稀有般之清国图,大概皆出臆度,而经纬方位审当者绝无有,常以为憾焉。今者偶得英人所著清国滨海图、清人所编《大清一统图》(此图之撰系同治二年,故凡徒驿站之远迩等与今形况无异)及《对译英华互易商货工作誌》(此书系1863年后之撰,而滨海及长江及大河中,有开市港处,皆附水路誌。其体插英文中以汉语,当今至便之书也)。此图书也,经纬方适,记事颇密,皆当今之稀有焉者。而一统图以北京为零度者,较之英图则大约得东经一百十六度二十五分。以之推之,大概无大异同。所以,急命制图编集二课,令尽刷除英语,换以汉字,且参酌校订,补英图至之所缺乏。以一统图及互易商货工作誌别作一图。鉴清国土壤之广,长江大河细长蜒蜿,支河细流茂盛如织,不胜逐个而记之者,专存其干,然后及其支。……鉴足以知其大概罢了。编书已成。因命之铜镌,欲以补嚮之所谓海陆必需之用云尔。”①(见图8)

图8 日本水兵大佐柳楢悦为《清国滨海诸省》图所作阐明

柳楢悦的上述记载证明,1875年日本水兵省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是供日本军方运用的一幅准确军用地图。之所以要制作该图,是由于在此之前日本得到的我国地图或不行准确,或地名有误而难以区分,不适合对华作战需求。这幅日本军方“涉海跋陆”必备的《清国滨海诸省》图,是日本水兵省、外务省在日军初次侵犯台湾后,根据英国人所制作的我国滨海图和我国1863年的《大清一统舆图》等文献从头制作、供认的。

由此可见,日本水兵是在侵犯台湾进行实地查询后,以英国水兵“萨玛朗”号军舰于1845年实地丈量时所制作的地图等为蓝本,把图中有收支的英文地名、岛名改换成我国《大清一统舆图》等标出的我国汉字原名,然后使该图成为其时最为准确的一份我国滨海诸省地图,反映出了其时日本官方对垂钓岛的地舆方位及归属的明晰认知。

不容否定的现实是,日本1874年侵犯台湾时已有所谓“无主地”边境取得概念,并把台湾“生番”聚居的东南部山林地带说成是所谓“无主地”,为本国出动军队侵台制作托言。虽然如此,在日本水兵省其时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中,垂钓岛列岛所属的台湾东北诸岛也被画在台湾“熟番”聚居的区域,并未被标示为所谓“无主地”。

(三)1875年日本水兵省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经过日本外务省官员的具体供认修订,代表了其时日本政芥菜图片府的态度

在这幅《清国滨海诸省》彩图的下方中心方位,附有其时日本外务省官员河野雪巌撰写的阐明。其大意为:“原图虽系水兵省水路寮所定制,但了解海陆局势者仍以为其诸港所在地只记载了上海、镇江等13个港口,独缺琼州、淡水二港。所以,我国外务卿进一步指令(雪巌),根据公约书中所载之处和各种契约予以弥补。不揣荒陋而专门就诸图方位、地形作出考证,终得以在此弥补二港。另经向世人展现时,无人对其提出质疑。今将完结的净图与其他诸地图一起入库备用。”①(见图9)。

图9 日本外务省官员河野雪巌在该图上所附阐明

河野雪巌的阐明证明,其时日本外务大臣寺岛宗则曾指示外务省官员对1875年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的这幅《清国滨海诸省》图进行供认、修订和弥补,并公示寻求修正意见,重复供认。这种情况非常稀有,由此可知日本政府其时是多么注重这幅地图。这幅经过日本外务省供认的日本军方制作“净图与其他诸地图一起入库备用”,阐明该图由于作为日本的军用地图而未当即出书。

总归,日本水兵省1875年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把垂钓屿、黄尾屿、赤尾屿明晰标示为我国台湾东北诸岛,是经过日本外务省供认的,代表了其时日本政府交际部分与军方的共同,然后进一步证明垂钓岛归于我国毋庸置疑。现在,日本外务省所谓1894年曾经垂钓岛是“无主地”之说纯属谎话。

(四)日本水兵省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于1877年修订出书后,垂钓岛被改为“平和山”

关于垂钓岛为何会在日本水兵省于1877年出书的《清国滨海诸省》图中被改为“平和山”,估量编号是什么有以下两种可能性。

其一,英国军舰“萨玛朗”号曾过错地把用闽南话发音的花瓶屿(Hoa-pin-san)套用在垂钓岛上。我国江南机器制作局于1870年曾翻译出书了英国水兵海图官局于1861年出书的《海道图说》。该书开端系由英国人金约翰(King John)于1829编著,后由英国人傅兰雅(Fryer John)、美国人金楷理(Kreyer Carl)和王德均协作翻译为中文,①书中记载了台湾从属岛屿垂钓岛列岛。王德均根据英文原文发音,别离把南小岛、北小岛译为汉字“凸列岛”,把垂钓岛音译成“平和山”,把黄尾屿音译成“低牙乌苏岛”,把赤尾屿音译为“尔勒里石。”②所以,日本水兵省绘图者受其影响而把垂钓岛错改为“平和山”。

其二,由日本水兵省绘图及由外务省审定后的1875年原图,现已标示了垂钓岛的正确称号,本无必要修正岛名,而两年后日本凭借中方文献的译名而故意修正了岛名,或许是有意把水搅浑,为日后日本占有该岛埋下伏笔。若凭其时柳楢悦等日本专业人士的精明,应不会无意中把垂钓岛正确的岛名改错。

现实上,从此今后日本便开端在岛名上做手脚,构成岛屿称号的紊乱。1885年日本内务省有关隐秘查询陈述便把垂钓岛改为“鱼钓岛”;1891年至1894年间又一度把垂钓岛称为“久场岛”或“胡马岛”;1895年日本殖民控制台湾后,又称垂钓岛为“鱼钓岛”并沿用至今;黄尾屿则被改称为“久场岛”;赤尾屿先是被改为“久米赤岛”,1920年今后又被改称“大正岛”。

(五)日本文明七年(1810年)由山田联制作的彩图《地球舆地全图亚细亚亚墨利加境》(简称“地球舆地全图”)也把垂钓岛列岛划入了我国地图

日本仙台人林子平于1785年所著《三国通览图说》中的“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即把垂钓岛列岛划入我国的福建省。山田联于1810年制作的“地球舆地全图”则更为明晰地把垂钓岛列岛划入我国地图。该图虽出自日本民间,但代表了其时日本制图的最高水平,作为旁证也非常重要。图中垂钓岛部分扩大后,可清楚地看到垂钓岛列岛与琉球国的与那国岛、久米岛等红牛授权续签最新消息显着不同,被画在我国台湾境内(见图10)。

图10 1810年《地球舆地全图亚细亚亚墨利加境》部分

从上图的画法上能够清楚地看到:垂钓台、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和台湾、福建的外岛相同,均为暗绿色彩、三角形,以纵向笔直的中文清楚地记载在我国的地图之内。与此相对的是,久米岛、宫古岛、石垣岛、与那国岛等琉球国的岛屿则与琉球主岛相同,均为暗红色,岛形不同,写法不同,向右倒竖斜写并夹杂着日文片假名,标明这些岛屿归于琉球国。这充分阐明,其时日本最威望的制图者已明晰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台湾的从属岛屿。关于这一点,不管日本仍是其时的琉球国,均无人提出质疑,阐明这是各国的共同。

(六)1894年甲午战役前3个月,日本出书的《冲绳县管内全图(琉球全国)》仍不包含垂钓岛,并在冲绳县与我国台湾之间画有海上边界限

“地球舆地全图”1895年5月再版的阐明称,该图修订时正值日本在日清战役(甲午战役)取胜后在春帆楼举办媾接商洽之际,描绘的是日本原有国土,但尔后日本的地图则被大大地改写了。为使读者看得更清楚,本文附有该图的部分扩大图(见图11)。

图11 1894年日本《冲绳管内全图(琉球全国)》部分扩大图

该图中没有标出垂钓岛列岛的任何岛屿,却在垂钓岛所在方位的上方稀有地写有一行日文,称琉球群岛“显示出与支那领台湾岛相接连的局势”,图中所绘冲绳县与台湾之间的边界限中,有一条竖着从南向北曲折的弧线,显着地把台湾所辖的垂钓岛列岛的所在方位与冲绳县(琉球国)统辖规模内的八重山群岛、宫古群岛离隔。在该图反面的阐明中,石垣岛所辖岛屿中也无垂钓岛列岛的任何岛屿。

该图于1895年5月修订后再版,首要内容的画法未变,仅仅图中岛屿布局的方位略有改动。该图又别离于1900年、1907年、1968年、1976年再版,画法却一向没有改动。据该图1968年的再版阐明发表,日本地图出书业务从1883年6月起由日本陆军丈量局统辖,这阐明甲午战役前夕在日本陆军省统辖下出书的日本冲绳县全图(琉球全国)也供认垂钓岛列岛及相关海域处于台湾规模之内,乃至到日本殖民控制台湾之后,这种认知也未改动。

三、甲午战役前20年日本官方文献也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

除了相关地图根据以外,1895年甲午战役完毕前日本官方的相关文献也记载了垂钓岛列岛既不归于日本,也不是所谓“无主地”,而是归于我国的现实。其实,托言某一区域为“无主地”而完成向海外扩张的做法,在战后已被世界社会厌弃。

但是,现在日本政府仍坚称,这些岛屿是1895年作为所谓“无主地”划入冲绳县的。从法理视点讲,日方若坚持上述建议就有必要就所谓垂钓岛是“无主地”举证阐明。但迄今,日方除了选用偷换概念的诡辩术,把“无人岛”硬说成是“无主地”之外,并不能拿出相关根据。相反,日本官方在1895年之前供认垂钓岛在我国境内的根据则不少。

这些根据首要来历于日本水兵征引的1845年英国军舰“萨玛朗”号查询后的记载。不过,由于英国水兵文献关于垂钓岛列岛的岛名记载错位,并运用了我国福建的闽南方言,导致日文译文的岛名与垂钓岛列岛的原名并不共同。以下史料能够为证。

(一)1873年日本水兵省在翻译英国水兵文献的基础上编纂了《台湾水路志》,供认垂钓岛从属台湾东北岛屿,但岛名有误

这部日本水兵最早刊印的《台湾水路志》由时任日本水兵大佐柳楢悦编纂。虽然其间垂钓岛等岛屿的称号遭到英文原文引证我国闽南话发音的影响,但仍是能够发现垂钓岛列岛被包含在台湾东北诸岛规模之内,而非所谓“无主地”的根据。

实践上,日本水兵省文献从1874年至1894年的20年间,一向供认垂钓岛是台湾东北从属岛屿,但这一现实迟迟未被人们发现的重要原因,即在于日本文献中上述岛名的写法错位。文献中垂钓岛列岛的岛名经英国人按我国闽南语发音注明,又由日自己根据这种发音的岛名音译为日本汉字或片假名,所以很难辨认。不管是从日文片假名仍是从日文汉字所标示的岛名,一般人底子不可能看出这些岛屿正是我国的垂钓岛、黄尾屿、赤尾屿。而日本政府关于这些晦气于本国态度的官方文献,也一向佯作不知,从未十字架提及,这就增加了发现前史本相的难度。

例如,这部1873年出书的《台湾水路志》,其间的所谓“甫亚宾斯岛”是英国水兵文献中的“Hoa-pin-su”,即我国闽南方言花瓶屿的音译汉字,被误植于垂钓岛,也便是说,“甫亚宾斯岛”便是指垂钓岛。

又如,《台湾水路志》中的“地亚乌斯岛”是英国水兵文献中的“Tia-u-su”,即我国闽南方言垂钓屿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的音译汉字,但却被误植于黄尾屿,也便是说,所谓“地亚乌斯岛”是指黄尾屿。

再如,《台湾水路志》中所谓“刺列字岩”是英国人命名“Raleigh rock”的日语音译汉字,即指赤尾屿;其间的所谓“尖阁岛”英文原文为“Pinnacle I”,则是指台湾邻近的花瓶屿(我国译者王德均曾将其译为邓丽君歌曲精选汉字“凸岛”)。在“尖阁岛”下面记载的“屈来具岛”、“亚神可留土岛”别离是指棉花屿、彭佳屿(见图12)。

图12 1873年日本水兵省出书的《台湾水路志》

南小岛、北小岛曾被标示为“Pinnacle Is”,日本将其翻译为“尖头群岛”,但它并不是包含垂钓岛、黄尾屿、赤尾屿在内的垂钓岛列岛的总称,而是英国人在垂钓岛、黄尾屿、赤尾屿以外命名的垂钓岛邻近小岛的总称。

为便于辨认,笔者制作了1874年前后中、英、日三国关于垂钓岛列岛的岛称号呼对照表,供读者查阅参阅(见表1)。

表1 1874年前后中、英、日关于垂钓岛列岛的岛称号呼对照表

(二)1874年日本水兵省编纂的《南岛水路志》和1886年日本水兵省编纂的《环瀛水路志》均把垂钓岛列为台湾东北诸岛

这部《南岛水路志》的作者也是柳楢悦。这一时期,柳楢悦编纂的文献从不同视点重复证明,其时日本官方已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台湾东北岛屿,而不归于日本或古代琉球国,也未把垂钓岛列岛视为所谓“无主地”。《南岛水路志》正是日本初次派兵侵犯台湾那一年出书的,假如其时日本供认垂钓岛列岛是“无主地”,当即就可宣告占有,并列入冲绳统辖地图,底子不用比及1885年才初次隐秘派人查询,然后又比及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役中取胜的布景下才隐秘决议占有。

1886年日本水兵省水路局编纂的《环瀛水路志》在“编纂缘起”中说到,该书是对《支那海水路志》所做的补充,是由日本水兵省根据英国水兵1884年出书的《我国海针路志》(China Sea Directory)编纂的《支那海水路志》及中方相关材料编写而成,其间有关垂钓岛列岛的部分汉字,抄录了1870年王德均译自英国水兵海图官局1861年出书的《海道图说》。

以上根据阐明,到1895年日本政府在甲午战役中窃占垂钓岛之前,一向称这些岛屿是无人岛,而未提及“无主地”。日本官方在1885年派人隐秘查询垂钓岛之前的10年中,不只已完全了解英国水兵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台湾东北属岛,未提出任何贰言,并且在日本水兵省的文献和地图中也重复引证。

如前所述,日本1874年初次侵犯台湾的托言之一是台湾东南部为“生番”聚居的“化外之地”,并称其为“无主地”,这显着不建立,即便根据日方其时的一面之词,从1875年日本水兵省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上的台湾岛中也可看得非常清楚,包含垂钓岛列岛在内的台湾基隆、噶玛兰厅(宜兰县)一带均非“生番”的聚居地,其时垂钓岛列岛也未被日本视为所谓“无主地”。

(三)1892年日本水兵省根据英国水兵《我国海针路志》(China Sea Directory)编著的《支那海水路志》也将垂钓岛列岛划入我国台湾东北诸岛

《支那海水路志》所附《支那海水路志榜首卷联系图索引》部分,制作了我国自香港至辽宁省滨海总图,其间包含垂钓岛列岛。赤尾屿作为“台湾东北诸岛中最东端岛屿”被标示在我国滨海地图之内。这足以证明垂钓岛归于我国,并得到了英国官方和日本官方的供认。

日本水兵省水路部1892年7月30日再版了《支那海水路志》,这是甲午战役迸发前两年日本政府仍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的又一有力根据。其时,日本水兵省是日本政府的一部分,该水路志中也有关于垂钓岛列岛的记载,但与以往不同之处是把有关垂钓岛的记叙从音译的汉字改为日文的片假名,这关于我国人来说更难以辨认。

1892年日本水兵省编纂的《支那海水路志》证明,从1845年英国“萨玛朗”号军舰查询我国垂钓岛,直至1894年甲午战役迸发,英国及日本官方一向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台湾东北诸岛,而与日本的冲绳县或古代的琉球国没有任何从属联系。这是在“要害日期”之前垂钓岛归于我国的又一极其重要的根据。该版“水路志”对垂钓岛列岛的描绘,首要是根据英国“萨河贝影视玛朗”号军舰的记载及中方的有关材料。现将相关原文翻译如下,并对原文中写错的岛名在括号内予以修订。

“花瓶屿(Hoa-pin-su,实为垂钓岛)直径长3里(日本1里=3.9273公里),其北面地处北纬2547′、东经12330′。该岛最高峰海拔1811英尺,岛之南面峻峭,恰似用刀从被爱套牢西北面由峰顶直劈下来,地形由此向东方歪斜。清溪细流甚多,雨水聚集入各池中,简直与大海相连。池中水草多,能够看到淡水鱼出没。即足以证明能够终年供应淡水。但岛上无居民,从土壤产出看,其实不能满意五六口人之需。(原文注释:以上是根据英国军舰“萨玛朗”号1843年至1846年帆海中大尉艾德罗德贝尔查诺的游览记拔萃。)

尖头群岛(Pinnacle Group,南小岛、北小岛)……(略)。低牙乌苏(Tia-u-su,实为黄尾屿)在距平和屿东北(稍偏北)15里处,该岛直径1里半或2里。其外形不规矩,一半以上是黑色的低崖,诸角邻近稀有块岩石,到顶呈圆山。高约600英尺。另,东北岸有相同形状的小山,虽不高,但从东方挨近该岛时,两山皆看得很清楚,岛上灌木掩盖的矮树也较稀少。听说贝尔查诺大尉到访该岛之后,矮林大增。

刺列字岩(Raleigh rock,实为赤尾屿)。该岩距低牙乌苏岛(黄尾屿)东南50里,地处北纬2555′、东经12435′。细长的裸岩高270英尺,岩礁凸起而四周直立,宛如刀削。远望时其形状如我国船舶扬起的帆船。(原文注:1861年有报称该岩和特莱库路特(Recruit island)的存在,但此二岩为一物。)

水深:据刺列字岩(赤尾屿)东北偏东12里处锤測150寻(日本测水深计量单位,1寻=1.8米,即270米),不见底。锤测抵达海底外缘,坐落该岩以东不远处止境。在该诸岛近旁水深纷歧,从60寻(108米)变为90寻(162米),海底呈灰色沙或岩或石,船舶遇溟蒙气候时,即便以铅锤勘探也仅仅知道在锤达堆上,但难以凭此知道船的所在方位。”①

从这些描绘中能够得出以下定论:直到1892年,日本水兵省仍记载该岛是无人岛,这证明古贺辰四郎谎报其1884年之后每年派人登岛开发并无现实根据。日本官方经过英国水兵文献现已清楚得知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而非无主地。在触及垂钓岛发作边境主权认知对立的“要害日期”之前,日本官方从未就英国水兵供认垂钓岛归于台湾东北从属岛屿提出任何贰言,客观上等于默认了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日本伊藤博文内阁1895年1月运用甲午战役取胜之机隐秘窃占我国的垂钓岛、黄尾屿,是地地道道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不合法行径。

甲午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战役之后,在日本殖民控制台湾期间,日本水兵省水路部于1900年修订出书的《支那海水路志》,对原有记载做了大幅度更改,其间附图的要点是描绘长江沿岸等内陆区域的情况。

四、日本关于垂钓岛归于我国的根据来自英国与我国文献

日本水兵省、外务省在甲午战役前对垂钓岛归属的供认,首要是根据英国水兵文献和我国古代文献《大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清一统舆图》等中英两国的文献,这一点已从上述柳楢悦在《清国滨海诸省》图的阐明中得到证明。自18世纪起至1894年甲午战役,欧美地图大都未把垂钓岛列岛视为琉球群岛的一部分,而视为我国台湾的从属岛屿。甲午战役前,英国水兵文献一向明晰记载垂钓岛列岛是台湾东北岛屿。

(一)英国水兵1845年查询垂钓岛列岛撰写的《萨玛朗号帆海记(1843—46)》,记载了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是台湾东北诸岛

首要需求指出的是,《萨玛朗号帆海记(1843—46)》[Narrative of the voyage of H.M.S. Samarang, during the years (1843—46)]中有关垂钓岛和花瓶屿等岛屿的岛名和方位呈现了错位,并对这今后欧美相关地图的记载和标示发作了广泛影响,后来又被日本篡改岛名所运用。据记载,英国军舰“萨玛朗”号曾两次从琉球国八重山的石垣岛抵达垂钓岛,而其时八重山的船员还不知道这些岛屿的称号。估量随行人员中有福建漳州人担任翻译,他们运用闽南话奉告英国舰长垂钓岛列岛岛名的可能性很大。

因而,“萨玛朗”号舰长爱德华巴尔契(EdwardBelcher)在《萨玛朗号帆海记(1843—46)》中,只能按我国闽南方言发音记载这些岛名。这部帆海记将南小岛、北小岛等岛礁写成“Pinnacle Group”,日本音译为“尖头群岛”或“尖头诸岛”。①这可谓是日本所谓“尖阁诸岛”的称号来源。该帆海记中对实地查询台湾东北诸岛,即垂钓岛列岛做了比较具体的记载(见图13)。

图13 1848年英国水兵出书的《萨玛朗号帆海记(1843—46)》

图13 (续)

1848年出书的《萨玛朗号吴秀波微博帆海记(1843—46)》记载了以下史实:榜首,在1845年英国军舰“萨玛朗”号抵达垂钓岛之前,岛上现已有人暂时寓居的痕迹,这阐明我国福建或台湾的渔民从前在岛上生活过;第二,其时随同该舰舰长抵达琉球的有中文翻译,能够揣度是我国人曾一起前往查询垂钓岛列岛;第三,其时琉球国不归于日本,但现已有日自己渗透到琉球,并且琉球人与日自己的联系很不和谐,琉球人对日本没有好感,较为警觉。

另据“萨玛朗”号舰长爱德华巴尔契记载,英国人看到赤尾屿时,把它描绘为好像正在行使的我国帆船,一起指出这块区域无人寓居。为了解北边即冲绳以北的日本萨摩藩的政治时局,他们向琉球动身了。弦外之音,虽然琉球北部被日自己占有了,但赤尾屿并非日本或琉球的边境,从那里脱离后才向琉球动身。可见其时的英国军舰也未把赤尾屿作为进入琉球的疆界岛屿。

假定垂钓岛列岛在1895年曾经真是所谓“无主地”,英国水兵于1845年实地查询过垂钓岛列岛后出书的《萨玛朗号帆海记(1843—46)》必定会有记载,并且英国早就会宣告“先占”这些岛屿,而轮不到日本在50年后的甲午战役中“先占”。实践上,其时英国不只没有把垂钓岛供以为无主地,并且从这今后近50年直到1894年英国水兵编纂的《我国海针路志》中,均将垂钓岛列岛记载为中探索者游览沙龙国的台湾东北诸岛(见图14)。

图14 1848年《萨玛朗号航闵百慧海记(1843—46)》所附地图部分

(二)1867年英国出书他趣的《我国滨海(东部:我国通往日本)》地图把垂钓岛列岛标示为我国东部滨海的岛屿

英国这幅1867年出书的《我国滨海(东部:我国通往日本)》(Coast of China between Formosa Island & Pi-Chi-Li Gulf: [Eastern passages to China and Japan] : [Chart no. 8])地图,明晰将垂钓岛列岛标示在我国境内容我千千岁的台湾东北部海域,而将八重山、宫古群岛等琉球国所属岛屿悉数扫除在外(见图15)。不过,该图仍把垂钓岛误标为“Hoa-pin-su”,把黄尾屿误记为垂钓屿“Tia-u-su”,把赤尾屿标记为“Raleigh Rock”。该图于1888年,即日本吞并琉球后再版发行,称号改为《我国滨海图:香港至长江口》,现存于日本国会图书馆(目录编号:2007629464)。

图15 1867年英国出书的《我国滨海(东部:我国通往日本)》地图部分

(三)1884年英国水兵海图官局修订再版的《我国海针路志》也把垂钓岛作为我国台湾东北诸岛加以记载

甲午战役前,英国水兵文献明晰记载垂钓岛列岛是台湾东北岛屿。上述英国触及垂钓岛的地图文献曾别离被我国和日本翻译为本国文献。有一系列根据证明,日本明治政府在1885年隐秘查询垂钓岛之前,就得悉垂钓岛在世界上被供以为台湾从属岛屿而非无主地,由于英国水兵在甲午战役之前的半个世纪中出书的相关文献共同供认,垂钓岛列岛是台湾东北属岛。

1884年英国水兵海图官局(日本译为“英国水路出书部”)的修订版《我国海针路志》,也把垂钓岛列岛记载在“台湾东北诸岛”之内,与1873年榜首版的记载底子相同。相关内容参照了1848年出书的《萨玛朗号帆海记(1843—46)》,1894年英国修订再版时其改动也不大,这进一步证明,在这近20年间,英国水兵一向以为垂钓岛是我国台湾的从属岛屿。1884年英国水兵撰写的《我国海针路志》就台湾东北诸岛的地舆方位作出较为具体的记载。例如,赤尾屿(Raleigh Rock),坐落北纬25′55,东经12434′,如一礁石凸起,最高处距海面270英尺。此岛周边四壁都笔直而立,从远处看像一艘正在飞行的我国帆船(见图16)。

图16 1884年英国水兵海图官局出书的《我国海针路志》

五、日本在“要害日期”前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的世界法解读

文至此处,似已完结了从日本官方前史文献视点关于垂钓岛归属问题的新一轮考证,但作为边境归属问题的研讨,还触及从世界法视点怎样断定这些根据的价值与有用性问题。这就需求在上述现实根据的基础上,进一步从世界法的重要概念之一“要害日期”等视点,进行必要的剖析与解说。笔者深感,从史实与法理两个不同学科的视点证明垂钓岛归属这一复杂问题,是我国世界联系学者义无反顾的职责。

(一)所谓“要害日期”是指法令上为供认当事者要求的法令联系是否存在而参照的日期

在国家间边境争议问题的法令判别上,假如业已供认在某个时期争议边境归于某国,但在另一个时期又是另一国对争议边境实施了有用控制,那么就发作了以哪一时期为供认该边境归属的规范问题,即呈现“要害日期”的问题。“要害日期”是当事者在它之后的行为对所争论的法令联系不发作任何影响的日子。有关这一“要害日期”的世界法解说,中日两国法学家的观念底子相同。

日本名古屋大学名誉教授松井芳郎以为,“决议性期日(要害日期)对边境边境胶葛特别重要”,其概念是“被供以为由此而使边境胶葛具体化的日期”。或许是“从法令上推定曩昔某一时点,把构成两边当事国胶葛的事态‘冻住’(frozen)”。供认“要害日期”后,法院便可根据相关法令规矩决议怎样断定问题;尔后当事国的任何一方以改变发作胶葛时所存在的现状为意图而采纳的举动,法院能够主动予以扫除。①

日本上智大学法学部教授村濑信也以为,假如由世界法院就边境争议问题做出裁定,它首要会供认这一“争议”开端是何时发作的,然后只选用这一“要害日期”之前的根据,这今后的行为、现实并不作为有用根据。所以,将“要害日期”今后在岛上树立灯塔、常驻公事员等作为争议当事国根据的一切做法从法理视点看是没有含义的。①

日本世界法学界以为世界上并无怎样供认“要害日期”的统一规范,但大多数认同杰拉德菲茨莫里斯提出的衡量规范:(1)开端发作胶葛的日期;(2)原告明晰提出恳求的日期;(3)胶葛具体化的日期;(4)胶葛当事国提出用商洽、斡旋、调解等司法程序以外的程序加以处理的日期;(5)上述第(4)项所列程序之一实践开端施行的日期;(6)提交裁定裁判的日期或司法审判的日期等。一旦这个日子供认下来,实践情况在这个日期今后发作的任何改动,都对成为胶葛目标的法令联系不发作任何影响。②

(二)开端引发中日两国垂钓岛边境归属认知争议的“要害日期”能够界定为1895年1月日本在甲午战役中对我国垂钓岛、黄尾屿等无人岛的窃占

中日两国对环绕垂钓岛列岛边境胶葛的“要害日期”的供认有不同观念。松村芳郎等日本学者妄图把这一“要害日期”设定为1971年我国海峡两岸就垂钓岛揭露建议具有主权,或许1971年6月17日签署《日美偿还冲绳协议》的日子。其理由是:首要,1895年1月日方占有这些岛屿时,中方并未对日本的“先占”提出抗议,并长时刻对此保持沉默;其次,即便假定日本建议“先占”时这些岛屿从前是我国边境,日本的建议也可根据时效得到完成,即国家以具有外国边境的毅力并长时刻平稳地占有就可取得这些边境,或根据“权限前史的凝结”立论使其取得合理性。③

但是,日方上述建议及其理由在垂钓岛边境争议问题上是站不住脚,行不通的;不然,就等于供认日本从1895年到1945年占有垂钓岛是合理的并且没有争议;等于认可1945年今后美国对这些岛屿的占有也是被中方承受的。这无疑是一个隐含推翻中方在垂钓岛问题上一切准则态度的“法令圈套”。

首要,垂钓岛至迟从1372年我国明朝青鸟使杨载诏谕琉球国的14世纪起,便是我国福建省的海外岛屿。我国不只最早发现、命名、运用这些岛屿,并且还在1373年、1374年派出张赫、吴帧在闽海巡航,驱赶倭寇,拓荒并保护了福建与琉球国之间的海上贡道。①尔后,在我国明清两代封爵使撰写的《使琉球录》和我国海防图中,都记载了垂钓岛列岛从属福建省。1722年,我国清朝政府巡台御史黄叔璥巡视台湾后撰写的《台海使槎录》,对垂钓岛进行了较为具体的记载。据1871年陈寿祺等编纂的《重纂福建通志》记载,垂钓岛被划归台湾府噶玛兰厅(今台湾省宜兰县)统辖。

垂钓岛归于我国而无争议的情况一向继续到1895年1月日本伊藤博文内阁在甲午战役中隐秘决议强占鱼钓岛(垂钓岛)、久场岛(黄尾屿),包含日本和琉球国在内没有任何国家对垂钓岛归于我国提出贰言。即便是1885年日本隐秘查询了垂钓岛,也未能供认这些岛屿不归于我国,因而未敢占有。故此,中日两国的垂钓岛边境认知争议发作的开端时点即“要害日期”,应该界定为1895年1月日本隐秘决议占有垂钓岛、黄尾屿。如上所述,在这一“要害日期”之前,我国、日本、英国等国的官方文献都证明,垂钓岛列岛是我国边境,归于台湾东北部的从属岛屿。

其次,日本是在中日处于战役的状态下,未经同中方商洽而隐秘决议窃占垂钓岛、黄尾屿等我国的无人岛的,中方不可能向尚不了解的事态提出抗议,但这不能给日本窃占别国边境供应合理性。这就好像一个窃贼盗取他人资产后,不管失主是否向窃贼提出抗议,都不影响他索回原归于自己资产的权力。日本把垂钓岛说成是“无主地”,但现实并非如此,到1895年,我国早已具有这些岛屿长达500多年。

第三,日本隐秘窃占垂钓岛约三个月后,伊藤博文内阁便逼迫我国的清朝政府签署了不平等的《马关公约》,迫使我国把台湾全岛及一切从属岛屿割让给日本。在1945年日本承受《波茨坦布告》战胜屈服之前,日本曾殖民控制台湾50年。在此期间,不用说垂钓岛,就连日本占有台湾本岛我国政府也不可能提出抗议。假如按日方学者的观念,莫非日本经过甲午战役强占台湾也具有合理性吗?当然不能。现实上,除了日本殖民控制台湾时期曾同意民间人士登岛开发外,从1895年至1腊八节972年,日本一切政府文献中并无把垂钓岛列岛完好归入日本的记载。1900年曾经日本尚无所谓“尖阁诸岛”的总称,赤尾屿在1921年才被归入日本地图,计入日本国有地籍。

日本政府称垂钓岛是“无主地”,对其“先占”便构成所谓日本的“固有边境”,并加大了对国民的教育和宣扬力度。从2016年起,日本文部科学省要求一切中学、高中教科书都要选用日本政府的上述观念。2016年4月,日本内阁官房网站、外务省网站上传了托付日本冲绳平和协力中心编著的《关于尖阁诸岛(垂钓岛列岛)材料的托付查询陈述》。

但是,日方关于垂钓岛是日本固有边境的观念没有任何前史和法令根据。所谓“固有”,是指自身就有,而非外来之物,而垂钓岛则清楚是日本运用甲午战役从我国盗取的,底子谈不上“固有”二字。从前史视点看,乃至连冲绳县都不能说是日本的固有边境,由于在1872年之前冲绳县是至少有500年前史的琉球国,而垂钓岛列岛历来就不是琉球国的一部分,怎样能在日本吞并琉求国后就变成了日本“固有”的边境呢?

值得留意的是,日本世界法学者长时刻以来着重一个概念,即我国在1971年曾经的75年间没有对日本占有这些岛屿提出贰言,这与其说是日本的世界法学者不了解前史,不如说是他们设下的一个“法理圈套”。假定这个出题建立,那么日本或许就能够在法理上一举三得:其一,完全否定1895年曾经垂钓岛归于我国的前史主权权力;其二,能够把引发中日垂钓岛争议的“要害日期”推迟到1971年,然后以美国实践统辖和日美间的公约与协议否定1943年《开罗宣言》和1945年《波茨坦布告》对日本战后边境规模所做的规则;其三,以1972年以来日本从美国手中接过垂钓岛统辖权,中方单方面放置争议而日本并未认可为由,着重日本对这些岛屿实施了“长时刻、平稳、有用”的统辖。他们的终究意图,便是妄图切断、涂抹前史,经过戏弄法令概念顺理成章地建议垂钓岛归于日本,乃至为未来在垂钓岛采纳举动制作舆论。

很多前史文献证明,垂钓岛是我国最早发现、命名、运用的,从明朝起便被归入海防的固有边境,在这今后的500多年间,垂钓岛一向继续稳定地在我国的统辖规模之内,没有任何国家提出过贰言。垂钓岛是无人岛,但在日本窃占之前绝非所谓“无主地”。中日之间垂钓岛问题的发作,是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后向我国台湾扩张的连续;是1894年日本在发起甲午战役的布景下构成的,更切当地说,是1895年1月在战生抽和老抽的差异争局势对日方显着有利的情况下,伊藤博文内阁隐秘决议窃占我国边境的直接结果。由此可见,日本政府所谓经过“先占”的方法占有垂钓岛之说,不管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从片面仍是客观两方面看,都没有任何一条是契合有用实施“先占”准则所必需的传统世界法条件。

六、定论

早在16世纪法令中即呈现的“制止反言准则”(equitable estoppel)规则,意为在法令上人们应对自己的言辞担任,制止反复无常、前后对立地做出否定自己从前言词的言行。1933年在东格陵兰岛案中,“禁反言准则”初次被用于处理边境主权归属问题,现已成为一项公认的世界法准则。因而,日方一切违背1894年甲午战役这一“要害日期”之前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台湾东北岛屿的言行,均有违“制止反言准则”,因而对错法的、无效的。

鉴于问题复杂,谨此按时刻次序将本文所述及甲午战役前日本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的根据、世界法准则及文献概括成表,供读者参阅(见表2)。

表2 本文所述及甲午战役前日本供认垂钓岛归于我国的根据、世界法准则及文献

根据前文及表2所述内容,能够清楚地看到甲午战役前日本官方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的首要根据和构成进程,以及日本在甲午战役中窃占垂钓岛的本相。据此能够得出以下定论:

(1)我国很多文献证明,垂钓岛列岛至迟从明朝起即被归入我国福建地图,清朝划归台湾府统辖;

(2)英国水兵从1845年实地查询垂钓岛起至1894年,均把垂钓岛列岛作为我国台湾东北诸岛记载,按我国闽南话发音标示了垂钓岛、黄尾屿岛名,并将赤尾屿作为该列岛的最东端;

(3)日本民间地图早已明晰标出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1873年至1875年日本水兵省建立之初,便根据英国水兵和我国的文献、地图撰写了相关文献和地图,把垂钓岛列岛记载在我国台湾境内,而非琉球属岛或“无主地”,并经日本外务省供认;

(4)1875年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的《清国滨海诸省》图不只经日本外务省审定,并且得到了自1883年起统辖日本地图出书的日本陆军丈量局供认,然后构成在“要害日期”之前日本政府供认垂钓岛列岛归于我国的前史现实;

(5)1895年1月,日本政府在甲午战役中隐秘决议占有我国的无人岛垂钓岛、黄尾屿,未予发布;

(6)日本政府经过《马关公约》强占台湾及其一切从属岛屿后,从1896年起把垂钓岛、黄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先租后卖给日本民间人士进行殖民开发,赤尾屿则是在日本殖民控制台湾的1921年才被日本占有并划入国有地籍;

(7)1945年8月日本承受《波茨坦布告》和《开罗宣言》,战胜屈服,应恪守世界法把垂钓岛列岛等从我国窃占的台湾及其一切从属岛屿偿还我国;

(8)美国在二战后占有垂钓岛,1971年将岛屿的行政统辖权交给日本,一起标明在垂钓岛主权问题上不持态度,然后引发了战后中日环绕垂钓岛归属认知的争议和垂钓岛统辖权之争。

垂钓岛列岛主权归于我国是无可争议的现实。现在,中日两国关于垂钓岛归属认知的争议既是政治问题、法令问题、交际问题,也是前史认知问题。两国政府和领导人曾在20世纪70年代从政治和交际视点达到放置争议的政治默契,即“暂时共同”。惋惜的是,在21世纪的今日,日本政府在垂钓岛归属问题上仍固执坚持1895年甲午战役及殖民控制台湾时期过期的边境观和过错的前史观,没有诚笃实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布告》等相关世界法规则,不供认存在边境认知争议和两边达到放置争议的共同,乃至再度针对我国增强军备,在国内外混淆视听,并妄图运用美国政治、交际与军事方面的支撑康复甲午战役后日本对垂钓岛的控制,而日本民众则大多不知实情。这正是影响中日联系和两国民间爱情改进的一大妨碍,有必要逐渐予以破除。

① 垂钓岛列岛由垂钓岛、南小岛、北小岛、赤尾屿、黄尾屿和3块小岛嶕,即北屿、南屿、飞濑岛等8个无人岛嶕组成。

② 刘江永:《论垂钓岛的主权归属问题》,《日本学刊》1996年第6期。

① 日本外務省編纂:「一、版図関係雑件」、「沖縄縣ト清国トノ間二散在スル無人島二国標建設ハ延期スル方然ルヘキ旨答复ノ件」,1885年10月21日,井上外務卿ヨ リ山県内務卿宛『日本交际文書』第十八卷,日本国際連合協会,1950年,第574—576页。

② 周忠海:《我国对垂钓岛列屿具有主权的世界法根据》,载《海涓集———世界海洋法文集》,北京:我国政法大学出书社,2012年,第534页。

③ 同上。

① 周忠海:《我国对垂钓岛列屿具有主权的世界法根据》,载《海涓集———世界海洋法文集》,北京:我国政法大学出书社,2012年,第542—543页。

① 1871年7月日本兵部省建立了水兵部,同年9月8日在水兵部内建立了“水路局”,担任水路丈量及绘图、建立浮标、灯塔等。1872年2月28日,日本水兵省建立后改称“水兵省水路局”。同年10月13日至1876年9月1日改称“日本水兵省水路寮”,直属日本水兵卿,即水兵大臣。这今后改称“水兵水路局”,建立庶务、丈量、制图、核算等四个课(处室)。1886年4月26日改称“水兵水路部”。1888年6月26日又改称“水路部”,从属日本水兵顾问本部。1897年4月12日,水路部再度直属水兵大臣。1945年11月29日,随同日本水兵闭幕,水路部移送日本运送省所辖,改称“运送省水路部”。

② 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外务省校正供认:《清国滨海诸省》(封皮标题为《大清互易商货十五口图》),1875年,日本国立文书收藏,编号:292-0116。

① 小林茂、岡田郷子、渡辺理絵:『東アジア地域に関する初期外邦図の編集と刊行』、Osaka University Knowledge Archive、『OUKA』、2010年12月24日,第22—23頁。

② 日本水兵省水路部编纂:『支那海水路志』第二卷,東京,明治二十五年(1892年),第564页。

① 日本外務省編纂:『日本交际文書』第十八卷,日本国際連合協会,1950年,第576頁。

① 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外务省校正:《清国滨海诸省》(封皮为《大清互易商货十五口图》),1875年,日本国立文书收藏,编号:292-0116。

① 日本水兵省水路寮制作、外务省校正:《清国滨海诸省》(封皮为《大清互易商货十五口图》),1875年,日本国立文书收藏,编号:292-0116。

① 鞠德源:《垂钓岛证明》,北京:昆仑出书社,2006年,第280—281页。

② 鞠德源:《日本国窃土源流垂钓列屿主权辩》(下册),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书社,2001年,第744页,图16。

① 日本水兵省水路部编纂:《支那海水路志》第二卷第七编-台湾东北诸岛,东京,明治二十五年(1892年),第554—558页。

① 水兵省水路局:《日本水路誌》榜首卷下,水兵省水路局出书,1884年3月。

① 松井芳郎:《世界法学者解读尖阁(垂钓岛)问题》,东京:日本谈论社,2014年,第10页。

① 村濑信也:《从世界法视点看东亚的海洋与边境》,日本关西全球研讨会(Sekiguchi Global Research Associatin) : 《关西全球研讨陈述》(Sgra Report)第69期(No. 0069)2014年10月20日,第8页。

② 日本世界法学会编:《世界法词典》(中文版),北京:世界知识出书社,1985年,第331页。

③ 松井芳郎:《世界法学者解读尖阁(垂钓岛)问题》,东京:日本谈论社,2014年,第12—14页。

① 《明史》卷一百三十“列传十八张赫”、《明史》卷一百三十一“列传十九吴祯”,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

武神全国,弗洛伊德-柏林电影节上的我国电影,我国电影开展故事
 关键词: